您的位置:扒贴网 > 影视 > 正文

​《庆余年2》范闲扛起巴雷特去见叶流云 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

摘要《庆余年2》范闲扛起巴雷特去见叶流云 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 《庆余年2》范闲扛起巴雷特去见叶流云,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!在剧中,大宗师是突破天花板的神级...

《庆余年2》范闲扛起巴雷特去见叶流云 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

《庆余年2》范闲扛起巴雷特去见叶流云,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!在剧中,大宗师是突破天花板的神级存在。大宗师的武力值有多强,只有大宗师们自己才清楚。

就像庆帝说得那样,大宗师非常人所能匹敌。四顾剑多年来一人一剑,守护着东夷城的安危,即使百万雄兵也难以破城。这样的功力,连金庸笔下的东邪西毒、南帝北丐们都无法企及。

宗师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因此,当李云睿请来了叶流云,范闲的处境立刻变得不妙。在他刚刚找到真正的三大坊之后,叶流云带着杀范闲的任务赶来了。

宗师不同常人,范闲即使有巴雷特在手,也不敢说稳操胜券。何况,在会见叶流云之前,范闲还舍弃了巴雷特,直接赤手空拳面对宗师。

对于范闲这样送人头的操作,所有人都会嗤之以鼻、笑他不自量力。叶流云仙风道骨,却又霸气侧漏。他能够力劈华山、一剑斩楼,因此杀掉范闲自然也是手到擒来的小case。

令人蹊跷的是,面对迷之自信的范闲,叶流云却手下留情、来去匆匆,轻易就放过了对方。明明是天下无敌的大宗师,叶流云为什么不杀范闲呢?

对于叶流云的选择,当事人范闲是这样解释的,“因为您不敢杀我。放眼天下,除非是四顾剑这般绝情绝义之人,否则就没有人敢杀我。叶家是被逐出了京都,但叶家还在,并未消亡。您若是真杀了我,叶家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。”

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猛虎趋于后而心不惊。范闲虽然年轻,但是对于人性的理解和形势的把握却十分老成。他之所以能够谈笑自若,是因为他看到了叶流云的弱点——不敢。

一切都要从庆帝说起。

在悬空庙遇刺之后,庆帝做出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决定——公开范闲的身份。以庆帝的心机,说过的每一句话、做过的每一件事,从来都不会有一处闲笔。

对于范闲皇子的身份,他早不公开、晚不公开,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公开呢?

庆帝的思路很清晰——既然范闲即将去江南接手三大坊,那么必然会触及长公主和二皇子的利益。此时此刻公开范闲的身份,就是对他最大的保护。

毕竟,以前的范闲,无论再受宠,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权臣;如今的范闲,摇身变成了皇子,谁都会掂量一下他的身份。

父子相认,皇子身份,这是庆帝赠予范闲的铠甲。

对于叶流云来说,杀范闲不是能不能的问题,而是敢不敢的赌博。在这场赌局里,他玩不起,更输不起。所以,纵然他有大宗师的神功,却依然只能向范闲低头。

以叶流云这样的咖位,他固然不怕死,却并非铜头铁臂、毫无软肋。

在和范闲约架时,叶流云曾轻吟着这样一首歌,“浪花只开一时,但比千年石,并无甚不同,流云亦如此。”

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

在《庆余年2》的大结局中,大宗师叶流云的剑法展示出了惊人的威力。原本范闲以为这一剑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威胁,然而令人震惊的是,这一剑不仅斩断了范闲的一缕头发,更将半座楼劈裂。这一场面令人叹为观止,也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。有网友调侃道:“垂直的剑气是怎么把垂直的楼柱子斜着劈开的?”还有网友戏称:“楼中的人估计特别无语,吃个饭都不得安宁。”

昨晚,《庆余年》的编剧王倦也在微博上发表了感慨。他提到,分季的逻辑始终围绕着主角范闲的成长和变化展开。第一季中,范闲如同棋子一般被命运摆布;到了第二季,他逐渐成长为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棋手;而在即将到来的第三季中,将会掀起一场全新的棋盘之战,规则也将随之改变。

《庆余年2》范闲扛起巴雷特去见叶流云,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!在剧中,大宗师是突破天花板的神级存在。大宗师的武力值有多强,只有大宗师们自己才清楚。

就像庆帝说得那样,大宗师非常人所能匹敌。四顾剑多年来一人一剑,守护着东夷城的安危,即使百万雄兵也难以破城。这样的功力,连金庸笔下的东邪西毒、南帝北丐们都无法企及。

宗师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因此,当李云睿请来了叶流云,范闲的处境立刻变得不妙。在他刚刚找到真正的三大坊之后,叶流云带着杀范闲的任务赶来了。

宗师不同常人,范闲即使有巴雷特在手,也不敢说稳操胜券。何况,在会见叶流云之前,范闲还舍弃了巴雷特,直接赤手空拳面对宗师。

对于范闲这样送人头的操作,所有人都会嗤之以鼻、笑他不自量力。叶流云仙风道骨,却又霸气侧漏。他能够力劈华山、一剑斩楼,因此杀掉范闲自然也是手到擒来的小case。

令人蹊跷的是,面对迷之自信的范闲,叶流云却手下留情、来去匆匆,轻易就放过了对方。明明是天下无敌的大宗师,叶流云为什么不杀范闲呢?

对于叶流云的选择,当事人范闲是这样解释的,“因为您不敢杀我。放眼天下,除非是四顾剑这般绝情绝义之人,否则就没有人敢杀我。叶家是被逐出了京都,但叶家还在,并未消亡。您若是真杀了我,叶家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。”

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猛虎趋于后而心不惊。范闲虽然年轻,但是对于人性的理解和形势的把握却十分老成。他之所以能够谈笑自若,是因为他看到了叶流云的弱点——不敢。

一切都要从庆帝说起。

在悬空庙遇刺之后,庆帝做出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决定——公开范闲的身份。以庆帝的心机,说过的每一句话、做过的每一件事,从来都不会有一处闲笔。

对于范闲皇子的身份,他早不公开、晚不公开,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公开呢?

庆帝的思路很清晰——既然范闲即将去江南接手三大坊,那么必然会触及长公主和二皇子的利益。此时此刻公开范闲的身份,就是对他最大的保护。

毕竟,以前的范闲,无论再受宠,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权臣;如今的范闲,摇身变成了皇子,谁都会掂量一下他的身份。

父子相认,皇子身份,这是庆帝赠予范闲的铠甲。

对于叶流云来说,杀范闲不是能不能的问题,而是敢不敢的赌博。在这场赌局里,他玩不起,更输不起。所以,纵然他有大宗师的神功,却依然只能向范闲低头。

以叶流云这样的咖位,他固然不怕死,却并非铜头铁臂、毫无软肋。

在和范闲约架时,叶流云曾轻吟着这样一首歌,“浪花只开一时,但比千年石,并无甚不同,流云亦如此。”

大宗师的实力在这一刻具象化了

在《庆余年2》的大结局中,大宗师叶流云的剑法展示出了惊人的威力。原本范闲以为这一剑并不会带来太大的威胁,然而令人震惊的是,这一剑不仅斩断了范闲的一缕头发,更将半座楼劈裂。这一场面令人叹为观止,也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。有网友调侃道:“垂直的剑气是怎么把垂直的楼柱子斜着劈开的?”还有网友戏称:“楼中的人估计特别无语,吃个饭都不得安宁。”

昨晚,《庆余年》的编剧王倦也在微博上发表了感慨。他提到,分季的逻辑始终围绕着主角范闲的成长和变化展开。第一季中,范闲如同棋子一般被命运摆布;到了第二季,他逐渐成长为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棋手;而在即将到来的第三季中,将会掀起一场全新的棋盘之战,规则也将随之改变。


标签:

推荐阅读